Aris

闪厨/幸村精市/黄濑凉太/喻黄伞修/瓶邪黑花/锤基盾冬小蜘蛛/FGO玩家/YYS玩家

【长篇】并蒂双生/幸村BG/伪兄妹

本文是三年前就在更新的长篇,中途一度打算弃坑,如今重新拾起修正。

以下是预警:

·伪兄妹

·原著设定

·下次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雾


#1#四月是樱花的谎言

“……最后,我代表立海大高等部再次欢迎你们!”

随之而来的经久不衰、庞大的掌声。背梳的发型展示着立海大高等部校长的一丝不苟,他穿着一身隆重正式的棕色西装,面带微笑,享受着这偌大礼堂里新生们或憧憬激动或不以为意的掌声。

开学典礼的结束意味着开学日的结束,看分班名单,排座位,简短的班会之后是午休时间,下午一点半到礼堂参加开学典礼。新生代表讲话、校长讲话、家长代表讲话……总而言之两个小时的枯燥演讲终于在四点钟前画下句号。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幸村七芜坐在礼堂中间的位置,前后左右的通道都是拥挤的人群,只好慢吞吞地跟随人流挪动脚步。


“时间还早,我们去初等部看看切原吧”,仁王雅治不耐烦的扯开了领带,露出他的锁骨,锋利而性感,刚才礼堂的人实在太多,推推搡搡。若不是他一直紧紧抓住幸村七芜的手,两个人怕是会被洪流般的人群挤散。


立海大高等部与初等部比邻,不过是一条人行横道的距离。四月份的樱花已经开得极其灿烂,路两旁皆是一片让人心动的粉色。恰好今天有些微风,樱花的花瓣簌簌落下,轻轻覆盖住人的头发、肩头。这个下午又喧嚣又安静,海边浪花拍打沙滩的声音被吵闹的人群掩盖,幸村七芜的手被仁王雅治轻轻地牵住,密密麻麻的人群,下午四点钟流动的光影,仿佛只有这两人才有着色彩。


通向网球部的路线两人都熟到不能再熟,现在正是初等部的部活时间,已经成为网球部部长的切原赤也正安排大家进行训练。

“仁王!七芜!”不远处的丸井文太大咧咧地向他们二人挥手,“今天大家是约好了吗,都来看赤也啊!”阳光下他的一头红发显得更加耀眼绚丽了。

“嗯,反正开学典礼之后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啊,干脆就来这里看看赤也啊”,女生笑着回答他,“嘛,穿上高等部校服的大家还是第一次见呢!”丸井、胡狼、柳生、柳、真田……以及她身边的这位——仁王雅治。或许真的是制服带来的不同,明明已经相处了三年在今天看起来却充满了新鲜感。立海大初等部的网球八人组,除去二年级的切原赤也,其他人都顺利升入了立海大的高等部。仁王和她同在C组,丸井、胡狼和柳生在B组,A组的是真田,柳,以及……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眼神的停顿,真田开口道:幸村的话,应该马上就过来了。”幸村精市,立海大附属中学初等部网球部三年的部长,带领过立海大拿过两次全国冠军。在开学的第一天,网球部众人都不约而同选择回到初等部来看望部员们,关心也好,指导也好,作为部长的他又怎么可能不会回来初等部的网球部。


“嘛,才刚说到部长,部长就到了!”丸井的话让幸村七芜从刚才的失神中醒来,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逆光下那笔挺的身影,明明大家都是穿着一样的校服,却好像唯独只有他值得被浓墨重彩的书写。好像有一瞬间的错觉,幸村精市才是太阳本身的存在。


“啊!部长!”切原赤也不知何时结束了对部员的讲话,跑了过来,他的头发还是一如既往的乱蓬蓬,像一团水生海带,“松本学姐好“!

站在幸村精市旁边的,亲密地挽着他的手臂的,是立海大初等部的校花,亦曾经是幸村七芜自以为的最好的朋友——松本百惠。松本百惠另一只手轻轻拨开她棕色的长发,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陪精市过来看看网球部的大家。”甜美,得体,漂亮。似乎所有优质女友的标准都完美的符合,幸村七芜在心里暗想,可是自己为什么对于哥哥的这位女朋友,无论如何都不想打上满分。

于是无意识的,与仁王牵着的手被她狠狠的收紧了,手心愈来愈热。


“看来赤也的部长当得非常不错呢,”幸村精市的声音温柔的像平静的溪流,“把网球部交给赤也是个正确的决定呀”,他的语气听起来轻松极了。


幸村七芜又控制不住地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徘徊。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到底是为什么呢。明明他是她的哥哥,明明她们已经朝夕相处了整整十五年,到底是为什么,现在的幸村七芜居然不敢直视他……她的眼睛四处张望,抓着仁王的手又开始冒汗。

仁王察觉了她的动作,突然间松开了手——下一秒,他的右手覆上了幸村七芜的腰。“抱歉抱歉,我跟小芜等下还有约会,先走了。”欺诈师一样的男人随口编造一个虚无缥缈的约会作为他带她逃离现场的借口。

“走吧。”仁王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无论在谁看来这真是一个过分亲密的动作。但幸村七芜只想尽快离开……逃开幸村精市,离他和松本百惠越远越好。于是,她并没有发觉,有一道灼热的目光,紧紧的胶着在仁王搂住她的手臂上。


幸村精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妹妹开始无意识的躲避着他的目光,他们明明应该是亲密的,像十五年来一直的那样。他看着仁王雅治搂住妹妹的手臂,心里没由来的感到不舒服。或许是他的独占欲作祟,明明自己有了更亲密关系的女朋友,却不允许妹妹找到比他更要好的人。


“精市?”松本百惠的声音传进幸村精市的耳边,打断了他的失神,“我们等下要跟大家一起去吃东西吗?”

幸村精市收敛起心里的波澜思绪,面容上又呈现出了堪称公式化的完美笑容,“既然大家都没什么事情,那我们就一起吧。”

或许,只是他还不适应自己妹妹有了男朋友的这个事实,需要一点时间消化罢了。幸村精市这样想,左手体贴绅士的拎起松本百惠的书包,与大家一起朝着某个餐厅走去。


幸村七芜被仁王雅治带领着逃出网球部,路上有初等部的仁王的迷妹在悄悄地议论他们二人,可幸村七芜只顾着感激走掉,完全没有注意到周遭人密集的目光注视。

或许,这不会是幸村七芜最后一次的落荒而逃。


“小芜——”仁王的声音慵慵懒懒,“你要逃到什么时候?”他们走出了立海大,正沿着海边的道路漫无目的的行走。仁王雅治心细如尘,他能看破她内心的不安焦灼,也曾拯救那个在角落里害怕孤独的她。他自然发现了幸村七芜对她哥哥的躲藏逃避,原因或许还不能确定,但看幸村七芜的样子,她或许会一直躲到天涯海角都说不准。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眼神里透露出疑惑,却没有回答。是啊,要逃到什么时候呢?连为什么要逃避幸村精市她都找不到理由,只是一昧的感受到如今有了女朋友的幸村精市对她来讲发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抑或许是松本百惠虚伪的友情带给她伤害而她却无法直截了当的告诉幸村精市,或许,她只是害怕幸村精市在她与松本百惠之间的天平不会偏向自己。


于是就这样静止不动,只听得见风的声音,樱花落在仁王雅治的肩膀上,温柔的紧。末了,男生终于屈服,无奈的勾起一个笑容,左手揉乱女孩的头发。

“那,约会吧。”


如果幸村七芜不愿意告诉他答案,没关系,他有耐心等待。

如果幸村七芜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也没关系,他会陪她直到找到答案为止。


幸村七芜看见一片樱花花瓣落在他的掌心。

这就是,她喜欢的人。


-TBC-

评论(3)
热度(8)

© A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