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s

闪厨/幸村精市/黄濑凉太/喻黄伞修/瓶邪黑花/锤基盾冬小蜘蛛/FGO玩家/YYS玩家

【长篇】并蒂双生/幸村BG/伪兄妹

努力的塑造一个妹控村哥(不

感觉之前写的村哥视角太少,所以这次修改会多多的增加一些村哥滴心理描写

然后,这是一个妹控变妻控的故事(bushi

上章


#2#烦人的青春期


幸村七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打了一个呵欠,继而缓慢的把电动牙刷伸进嘴巴。昨晚明明也没有睡得多晚,偏偏早上醒过来还是困成了一棵懒洋洋的植物。

“小芜,起床了没有啊?你哥哥早饭都要吃完了!”

幸村七芜拿凉凉的清水拍了好几下脸,心里想着巴不得让幸村精市先她一步去上学。拿毛巾擦干净脸,磨磨蹭蹭换了衣服下了楼。

幸村抚子正在厨房准备两个孩子的便当,她的手艺在立海大网球部众人的心中是首屈一指的好,此刻她正拿着雕花刀精巧地将胡萝卜片雕刻出鲜花的模样。

“早上好,妈妈”,幸村七芜拉开椅子,坐下,拿起刀叉准备快速解决桌上这盘煎蛋面包和培根,幸村精市已经吃完了早饭,正在饮用一杯牛奶。


叮咚的门铃声响起,幸村抚子正好包完两个便当盒,擦擦手走过去开门。仁王雅治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原本幸村抚子对仁王雅治的印象是一个恹恹怠惰的懒散样子,网球部的人经常来她们家吃饭聚会,仁王雅治在人群里有一种诡异的不合群,大部分时间他都有些懒散不常说话,偶尔捉弄人的时候才会眼神中光彩流露。但今天仁王雅治站在她的家门前,高等部的白衬衫穿在她儿子幸村精市的身上是优雅引人注目的大好青年,在仁王雅治身上则多了一些风流倜傥的俊俏之感,不过这都无法掩盖仁王雅治瞳孔中流溢的色彩和他发自内心的笑容。

“阿姨,我是来接小芜一起去学校的。”仁王雅治的好心情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好像不再是懒洋洋的样子了,整个人都有一种无法忽视的蓬勃朝气。

幸村抚子心里默默感叹,或许这就是青春啊,自家的女儿儿子都到了这个年纪了,儿子已经有了一个知书达理的端庄女友,女儿似乎也有这样一位风流倜傥的好男友。


幸村七芜看到站在门口的仁王雅治,恍惚间想起来昨晚好像跟仁王约定好以后一起上下学,顿时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把闹钟再提早个五分钟。匆匆咽下一片面包,咕嘟咕嘟大口灌下牛奶,风风火火的跑到门口开始换鞋。

“抱歉抱歉,今天起得晚了一点”,幸村七芜系好鞋带,“妈妈我先走了哦!”,然后挽起仁王雅治的胳膊。

“早饭还没吃完吧?”仁王雅治轻轻笑了一下,递给幸村七芜一个小袋子,“诺,红豆包。”

“仁王,你真的超级贴心诶!”幸村七芜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这下到午饭之前肯定不会饿啦。”


幸村抚子看着并行的一对青少年,心里回忆起自己的清纯年代,好像当时也有人陪她一起上学,贴心的给她准备早饭。她关上门,一边感叹一边走,“精市啊,你妹妹也找了一个相当不错的男孩子呢。”

幸村精市正在穿外套,幸村七芜和仁王雅治以后是要一直一起上下学吗?他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几乎百分百是yes,心里慢慢酿出不舒服的感觉。仁王雅治吗?在他母亲的眼里,仁王雅治是一个相当适合他妹妹的男人吗?明明这两人在一起也不是今天才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他幸村精市还是莫名其妙的不习惯呢。他跟松本百惠在一起也是蛮久了,因为两人家不顺路,所以他没有接送女友的习惯,最多都是每天放学两个人并行一段路程然后各自回家。仁王雅治跟他家好像也不是顺路吧,他难道是要成为幸村七芜的骑士一样为她保驾护航吗?

幸村精市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自己的妹妹总有一天是要被别人家的男孩子拐走的啊……


“小芜也真是的,风风火火的,怎么便当忘记带走了,”幸村抚子笑着抱怨,“精市你给你妹妹带去,这小姑娘中午饿坏了就要抢男朋友的饭吃了”。

幸村精市皱着眉头接过两份便当,他的蓝色盒子,他妹妹的粉色盒子。男女朋友关系的话,幸村七芜保不齐真的会抢仁王的便当,不,仁王肯定不会让她饿着的,也许两个人中午会一起吃什么餐厅,仁王雅治一定会迁就他妹妹的口味吧……该死,据他了解,仁王雅治应该是个相当优秀的男朋友,他理应放心的把妹妹交付给仁王雅治照顾。

啊,青春期什么的,真是烦人。


幸村精市背起包,跟母亲道别,自己孤身一人踏上去学校的路。沿着街的树木还是那一些,绿的程度和去年这个时候也没有差别,连吹过的风都是从前一样的温柔。

从前的幸村精市和幸村七芜,习惯在这条熟悉的道路上慢慢行走,不急不缓,知道自己的目标就在那里,也知道身边陪伴的人不会走失。三年里,两个人路过了一处处风景,没想到今天所有的风景都成为了回忆。

他的妹妹幸村七芜,现在正走在仁王雅治的身边,两个人也许有说有笑,也许眉目含羞,也许欢欣,也许羞涩。

幸村精市心里有一丝怅然,自己一个人走这条路,还真是头一次有这样的寂寞。或许,他也应该像仁王雅治一样做一个尽职尽责的男友,从明天开始,去找松本百惠一起上下学。

但这烦恼并不全然是自家妹妹突然间有了男友带给他的惆怅,更好像一直以来陪伴他的,突然间被人夺走,就像那个冠军奖杯拱手他人的时刻,他的心里酸酸涩涩,缺失了一片角落,于是一片空白的孤寂包围住他。

真是讨厌的感觉。


一年A组的幸村精市同学,在这个樱花刚刚开始绽放的春天,看着窗外的风景,陷入无尽的放空状态。

直到上午最后一堂课结束,幸村精市才突然有了精神,从包里拿出粉色的便当盒子,走廊上女生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他身上,议论纷纷道他的家境、成绩、在初等部的辉煌岁月……他习惯成为众人心中的天之骄子,习惯这样大量的崇拜目光,不过,他目前保持微笑的唯一动力,是要好好嘲笑他笨拙的忘记带便当的妹妹,然后像天神下凡一样拿出给她的便当,让她好好体会有一个这样的哥哥比有一个男朋友更加幸福,幸福得多。


“幸村七芜,有人找。”

陌生女生的声音在教室传播,众人的视线同时聚焦在了门口。本来叽叽喳喳的女生们一下子消音一般,整个教室鸦雀无声,女生沉醉在幸村精市的英俊面容下,男生则在看着班里的漂亮妹子幸村七芜一步一步挪动到门口。

幸村七芜的声音低低地,软软的问了一句 “哥哥,有事吗?”

幸村精市好像不满于女生故意压低声音,眼神里有一瞬间的怒气。然而只是那几乎几秒不到的时间,他又呈现出那样正常的微笑来。

“妈妈做的便当,你早上走的急,没有拿。”

幸村七芜这才看到他手里还提着便当,刚想伸手接过来,就发现仁王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旁,凭借他的手长优势,一下子拿过了便当。

“部长,我中午和小芜一起吃,就不和你们一起了。”

“好。”

幸村精市说完这句话,转身走去他自己的班级。没有回头。


他是有点生气的,他的好友——现在是妹妹的男友仁王雅治,幸村精市第一次觉得仁王雅治看起来是那么不顺眼,他想,妹妹的青春期是不是太早了,他还没做好准备,要把从小看到大的妹妹拱手交给别的男人去呵护,即使仁王雅治很好,即使仁王雅治是个相当细心的男人,即使他母亲都非常看好仁王雅治……

幸村精市就是单纯觉得不爽而已,或许,这就是青春期的烦恼吧。


-TBC-

评论(7)
热度(7)

© A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