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s

闪厨/幸村精市/黄濑凉太/喻黄伞修/瓶邪黑花/锤基盾冬小蜘蛛/FGO玩家/YYS玩家

【长篇】并蒂双生/幸村BG/伪兄妹

突然爆字数

上章

#3#辛德瑞拉与王子

“学生社团啊,强迫你进行社交的场所……”幸村七芜咬住笔杆,皱着眉头,仁王雅治坐在她的身边,好整以暇地看她陷入痛苦的思考。

其实她原本不是这样的,那张白纸换做是一年前的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填上广播社。初等部的人都知道,立海大网球部的部长——被称为神之子的幸村精市,带领立海大网球拿下一次次胜利,他是家长心中绝对优等生的代表,也是全学校女孩子痴迷的对象,而他的妹妹幸村七芜也是立海大初等部了不起的风云人物,与她哥哥如出一辙的美丽外表,加上每天广播社在学校内大声播放的广播中动听的声线,这一对完美兄妹完完全全是上天对他们父母的恩赐。

可是哥哥的光环有些时候,会成为幸村七芜身上抹不去的阴影灰暗。


“啊,就是说啊,要不是为了精市,我才不想跟她做什么好朋友……”松本百惠一边继续为自己画上妖娆的眼线,一边对旁边几个女生抱怨说,“隔几天就要拉着我去什么蛋糕店,她懂不懂身材管理啊,天天推什么动漫视频游戏视频给我,生日礼物也送的都是些奇怪的东西……”继而伸手一指,“喏,唯一一次送的能用的东西——”

桌子上摆着一只口红,广播社社长坂田小百合拿过来,轻轻旋转,“哇,这是什么大众色号啊,简直是在浪费钱嘛!”

女生们继而爆发出一阵笑声,“为了维护跟她表面的最好朋友情谊,跟她出门时不时涂这个口红,我都怀疑路人看我的眼光是不是觉得我就是大众脸哦!”松本百惠不遗余力地嘲讽。

“说真的哦,要不是看在她哥哥幸村精市的面子上,谁愿意跟她表面亲近啊……真想偷偷把她关进厕所泼桶凉水哦!”八田小井,也是广播社的社员,一边为自己打上腮红,一边加入到这场口水会议里。

这周五,没有幸村七芜的排班,广播社除了她之外的女生,都在广播教室里肆无忌惮地分享她们对幸村七芜的嘲笑、不满,她们一个个都画着精致妆容,或许等会就会一起去什么地方聚会聊天,继续她们对幸村七芜的共同嘲讽。


她只是想来广播室找一找,松本百惠送给她的那枚小发夹,她昨天在广播室是不是取下来放在桌子上了。

幸村七芜站在门口,却觉得自己原来与这群女生是那么的遥远……她以为真心的那些友谊,原来在朋友的眼里,是她们尽情嘲笑的谈资笑料。

“诶?这个发夹是你们谁的吗?怎么在我桌子上?”坂田小百合发出疑问,举起了一枚银光闪闪的心形发夹。

“哟,这不是我送给那个白痴女的礼物吗?”松本百惠接过发夹,“啊啊,我记得我是在街边的廉价小商店买的塑料发夹,这个白痴还戴的很开心呢。还真的把我当朋友了啊,真是没脑子……”说完随手丢到了一旁的黑色垃圾袋里。

她是真的没脑子……白痴一样地戴着一个塑料发夹戴了好久,这发夹看起来银光闪闪,其实不过是镀了一层银光的塑料夹子,就像松本百惠与她建立的友谊,是那么华丽真挚,若不是今天撞破这层华丽伪装,要多久才会发现这伪装下残忍不堪的真实呢?


下一周,幸村七芜递交了退社书,伪善的面孔被戳破,再看一眼都会觉得恶心。对于松本百惠,她哥哥刚刚交往的女朋友,她想去戳破谎言,却在面对幸村精市的那一瞬间感到了犹豫不决。也许,她的哥哥真的喜欢松本百惠,喜欢到不得了的地步,她把真相揭穿,他的哥哥到底是会为她的悲惨友谊感到忿忿不平,还是会向她努力证明自己的女友其实是表里如一的完美女神呢。于是她一次次地犹豫,难以开口。

幸村精市察觉到了妹妹这段时间的不对,刚想开口询问,又接到女友约他出门约会的电话。他在约会的过程里跟女友提到了妹妹的状态,松本百惠心思敏捷,联系到幸村七芜最近都没有再约她出门date和退社事件,又想起那周广播室门口东西掉地的突兀声音打断了她与其他人的大肆吐槽,于是心如明镜,顺势捏造一个完美的谎言:“七芜跟社长不知道因为为什么事情闹掰了,我想问她又怕她会迁怒我,夹在七芜和社长之间我也好难做人呀。”顺便还营造一个老好人的为难形象,又让幸村精市觉得女友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

于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幸村七芜和松本百惠的联系愈来愈少,松本百惠对幸村精市解释说广播社的事情让她们两个暂时恢复不到以往交心交肺的友谊,一边抹眼泪说自己会一直等七芜解开心结。

而幸村七芜,看到自己哥哥与女友频繁的约会,愈来愈觉得自己说出真相并不是好的选择,她不想让哥哥失去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她看到幸村精市与松本百惠在一起的画面心里酸涩难过,又不知如何是好,难道要以妹妹的身份告诉幸村精市“我不喜欢你这个女朋友”,即使她与松本百惠曾经是那么亲密无间的好友。

她或许真的不是幸村精市的妹妹,没有幸村精市万分之一的勇敢和坚强。幸村精市曾经凭借强大的意志战胜病魔,重新站回球场,而幸村七芜却懦弱地像童话故事里被后妈欺负的灰姑娘,没有仙女魔法也没有南瓜马车,没有水晶鞋也没有王子。


直到新年,网球部的众人在幸村家集会,自然也有幸村精市的女友松本百惠,幸村妈妈对这个女友非常满意,来来回回端茶点地过程中时不时瞟她几眼,露出满意的微笑。

网球部的众人玩真心话大冒险起哄幸村精市松本百惠玩什么亲密戏码。幸村七芜看着自家哥哥的笑容,是百分百真实的开心,不是他日常挂在脸上的公式化微笑。松本百惠被刚才一个问题问的羞红了脸,羞涩地靠在幸村精市身边娇语。

空气好沉闷,这欢乐的氛围与她格格不入,她在人群之间,却觉得幸村精市和松本百惠与她相隔甚远。也许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


“我去取预定的蛋糕。”她转身离开,忍不住要逃离这个欢声笑语的世界,所有的快乐和幸福都与她无关。她是可怜的脏兮兮的辛德瑞拉,没有水晶鞋也没有仙女魔法,她也没有见过午夜的南瓜马车。

她站在门口,中午的阳光如此热烈地直射她的脸。太阳的光芒是如此耀眼却又遥不可及,刺目地让她流出眼泪来。

一双手从背后轻轻地捂住她的双眼,“即使想哭,也不要对着太阳流眼泪哦。”

仁王雅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幸村七芜惊愕地回头,手忙脚乱地开始擦眼泪,慌慌张张地要解释,“不……不是那样……我只是……”

她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像天使的羽翼将她紧紧环绕。

“我都知道哦。”

你的所有所有的委屈难过,我都知道哦。

“哭出来会好受很多。我的怀抱会永远为你敞开。”

尽情的哭泣吧,我的辛德瑞拉。

你的南瓜马车和水晶鞋,你的王子,已经来到你身边了。

-TBC-



评论(2)
热度(9)

© Aris | Powered by LOFTER